P2P 是怎么被做死的?

P2P 是怎么被做死的?

搜索优化admin2020-07-26 8:28:3515A+A-

  近日 “ 爱钱进 ” 爆雷,受害人共计 37 万,被骗的金额达到了 230 亿,目前已经被警方立案调查。与此同时,爆雷炸伤的还有爱钱进前代言人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和幸福体验官乒乓球冠军刘国梁。

  无独有偶,杭州第一大 P2P微贷网也继爱钱进后被宣布立案侦查。到 2020 年 2 月为止,的累计借贷金额大概是 2986.63 亿,而借贷余额还有 85.83 亿。

  7 月 11 日,在网利宝爆雷被立案侦查一年多后,受害者希望其代言人杜海涛能帮忙要回他们的血汗钱。部分受害者在杜海涛姐姐的直播间留言希望要回血汗钱,杜海涛姐姐直言 “ 受害者活该 ”,引发网友热议。

  由于 2014、2015 年的疯狂,P2P 网贷平台自 2016 年开始便出现了大面积死亡的局面,许多企业借款也在 2017 年迎来集中回款期。2017、2018 年年随即出现集体爆雷,大小爆雷潮不断,侵犯隐私、暴力催收更是屡见不鲜。

  2019 年,信而富、陆金所更是接连宣布退出 P2P;第三方评级网站评为 A 级的网贷头部平台团贷网在运营 6 年后资金链断裂,账上待还款金额约 150 亿,85 后亿万富翁唐军入狱,64 套房产被查;42 岁比特易创始人惠轶去世,疑似自杀,曾踩雷 P2P、爆仓 BTC。

  近年来,红岭创投、合力贷等多家 P2P 网贷平台主动清盘退出;团贷网、e 租宝等也被爆非法融资而爆雷。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止 2019 年 6 月,在最高累计 6618 家 P2P 网贷平台中,正常运营的仅仅 844 家,近 90% 的 P2P 网贷平台退出或转型。据 IT 桔子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显示,共 120 家 P2P 网贷平台(大多于 2013-2015 年间上线)被标记 “ 已死亡 ”。

  纵观 P2P 赛道中死亡公司的融资情况,仅仅 17% 的公司有明确的融资记录,而在这 17% 的公司中,一半的公司融资停留在 B 轮及以前,但不乏有进行到 D 轮或战略融资的 P2P 公司却仍逃不过死亡的结局。2020 年的疫情更是让本不富裕的部分头部 P2P 企业雪上加霜。

  从 2006 年萌芽,2013 年爆发,2014 年危机初显,2015 年之后爆雷频发。短短十几年,P2P 发展至今,留下一地鸡毛。

  2005 年,英国诞生了一家互联网平台,名叫 ZOPA,主要业务是通过网络撮合资金出借方与资金需求方。它的出现,将 P2P 一词引入了金融行业,在金融领域,P2P 被约定俗成为 “ 网络借贷 ”,这就是 P2P 一词的起源。

  网贷其典型的模式为:网络信贷公司提供平台,由借贷双方自由竞价,撮合成交。资金借出人获取利息收益,并承担风险;资金借入人到期偿还本金,网络信贷公司收取中介服务费。

  2007 年国内首家 P2P 网络借贷平台拍拍贷在上海成立,让很多敢于尝试互联网投资的投资者认识了 P2P 网络借贷模式。初入国内,P2P 完全借鉴了国外的无抵押无担保的纯线上模式,这种基于互联网的金融创新,让人眼前一亮,但纯线上中介模式似乎在中国遇到了水土不服的问题。

  2009 年上线的红岭创投,是担保公司垫付本金的鼻祖,而于一年后上线的人人贷,则借鉴银行的风险准备金制度,首创了 P2P 行业的风险拨备金垫付模式。

  这一阶段,全国的网络借贷平台大约发展到 20 家左右,活跃的平台只有不到 10 家,截止 2011 年底月成交金额大约 5 个亿,有效投资人 1 万人左右。

  2011 年是互联网金融大风吹前 1 年半,因为竞争还没激化,也是做 P2P 比较赚钱的一年。有钱赚也有时间试错,差不多是这个行业最佳的创业时间。

  2012 年,陆金所在上海上线,为国内首家拥有背景的 P2P 平台。同年,团贷网上线,其后成为国内首家注册资金超亿元的股份制互联网金融平台。下半年开始,国内 P2P 行业进入爆发期,平台如雨后春笋大量成立,从 20 家左右迅速增加到 240 家左右。

  2010 年到 2012 年,行业成交额大幅增长 23 倍,达到 230 亿元。截止 2012 年底,月成交金额达到 30 亿元,有效投资人在 2.5 到 4 万人之间。

  自 2013 年开始,P2P 网贷凭借互联网这一工具,以高出理财产品数倍的利率成为民众热捧的 “ 小苹果”。

  那一年,中国 P2P 平台快速增长,彼时 P2P 作为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代表受到鼓励。人们认为它满足了缺少投资渠道的中国居民的投资需求,以及能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的问题。数据显示,截止 2013 年底,国内平台数量已达 800 余家,行业总交易额突破 1000 亿元,贷款存量近 270 亿元,P2P 驶入快车道。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2015 年互金行业迎来史无前例的疯涨,仅两年时间企业注册量暴涨 10 倍。随着用户数增长,P2P 行业吸引的 VC 投资也开始猛涨,软银中国、高榕资本、巨人网络等投资方便是其中之一。

  数据显示,到 2015 年, 国内 VC 们对近百家 P2P 平台投资了 130 多亿元。2016 年,P2P 公司开始集中上市,趣店、乐信、拍拍贷、、融 360 等纷纷登陆美股市场。这也成了 P2P 最后的高光时刻。

  其中,成立于 2011 年的团贷网在上线后的一年中,便获得了巨人创投 1 亿元的 A 轮融资;此后的几年内陆续获得来自九鼎投资、民生资本等投资方的三轮投资,共计 23.75 亿。成立于 2014 年 7 月的宜贷网也是于同年 11 月便获得软银中国的 6000 万 A 轮融资,在此后的一年中又获得了软银中国的 B 轮投资。

  知名投资机构的进入对被投企业进行了背书,让更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坚信了 P2P 风口已来。出身名校、来自知名金融机构和投行、从监管机构 “ 下海 ” 的一大批创业者前仆后继踏入这个行业。

  在飞速发展中,这些 P2P 平台很快不再满足中介的身份,开始涉及自融、建立资金池等行为,平台爆雷跑路、暴力催收等恶性事件也开始出现。为数众多的投机倒把者、非法吸存者已经将行业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使 P2P 在公众眼中成了 “ 乱象 ”、“ 跑路 ”、“ 爆雷 ” 的代名词。

  2016 年,e 租宝用一年半非法集资 500 多亿元,利用注册空壳公司、设计虚假项目进行虚构融资,从而将获得的资金转入关联公司,用假项目骗取投资人信任而东窗事发。

  2018 年宝象金融自融而亡(自融是指企业老板将从 P2P 平台融到的资金用于自己或有关联性的企业中)。爆雷前,宝象金融披露的数据显示出较高逾期率,但却没有能力全部兑付,加速了死亡。

  2019 年 3 月,团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暴雷,拿过近 25 亿融资的团贷网登上死亡公司烧钱榜 Top10。

  曾经风光一时的创业明星陆续成了看守所的常客,老实人的人选择自杀,滑头的人选择跑路躲避,从容的人选择自首。盲目追逐盛行的 P2P 风口,让众多投资机构、投资人和创业者对 P2P 有着盲目的信心,而这也进一步推动了 P2P 的虚假繁荣,虚假繁荣的背后便是爆雷后泡沫消尽的幻影。

  广场上,大楼下,随处可见拉着横幅要钱的投资人。P2P 繁荣过后,全民扫雷时代开启,民间盛传:南京雷完上海雷,上海雷完杭州雷。

  看似自嘲,也道出了这些年互联网金融所面临的窘境。一边是备案的延迟和政策的不确定性,一边是越来越集中的 “ 雷潮 ”,头条都上累了的互金行业不仅让参与者心态明显波动,各种猜测四起也让行业疲态尽显。

  P2P 属类金融公司,成立之初没有牌照,没有准入门槛,卖的是非标金融产品,且一直没有监管办法。因为如此,行业蓬勃发展,自然也吸引了不少浑水摸鱼者,平台良莠不齐,行业鱼龙混杂。2013 年 10 月,P2P 行业出现第一波倒闭潮,资金池、自融、拆标、不规范经营等问题集中爆发,监管层随之关注介入。

  2013 年下半年,央行、银监会及各部委对包括 P2P 在内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进行了多次调研,央行也多次在公开场合给 P2P 行业划定红线,高层的关注度持续升温。

  2014 年 4 月 21 日,中国银监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布《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刘张君介绍 P2P 非法集资情况,并表示 P2P 网络借贷平台不得突破四条红线P 网络借贷平台作为一种新兴金融业态,在鼓励其创新发展的同时,四条红线不得突破:一是要明确这个平台的中介性质,二是要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三是不得将归集资金搞资金池,四是不得非法吸收公众资金。作为网络借贷的平台,这四点必须记住。

  2015 年 1 月,中国银监会迎来 12 年来的首次架构大调整,加大对民营银行和

  公司的监管力度,并明确将网贷纳入监管框架。同年 7 月,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被称为互联网金融 “ 基本法 ”,P2P 行业正式告别 “ 无监管 ” 时代。该意见指出,P2P 网贷为信息中介,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交互、撮合、资信评估等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另外,对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平台信息披露方面,也有相应要求。

  数据显示,截至 2015 年 12 月底,P2P 行业运营平台达 2595 家,全年问题平台 896 家,全年成交量 9823.04 亿元,行业贷款余额 4394.61 亿元,平均借款期限 6.81 个月,行业投资人数与

  数分别为 586 万人和 285 万人,人均投资金额和人均借款金额分别达 7.5 万元和 15.42 万元。2013 年到 2015 年,P2P 蓬勃发展,但也鱼龙混杂,监管层频繁出牌,细则却始终没有落地。也有不少平台 “ 暴雷 ”,或者打着 P2P 的幌子坑蒙拐骗。

  2016 年 3 月,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组建,由央行条法司牵头筹建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挂牌,4 月获得国务院批复。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后属于央行下面的一级协会,与支付清算协会同属一级,旨在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进行自律管理。这意味着,针对互联网金融的 “ 国家级 ” 行业协会正式成立。不久后,国务院联合 14 个部委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为期一年。其中,P2P 的整治工作由证监会,各地监管局及金融办负责统筹执行。

  2018 年银保监会将 P2P 纳入监管的范畴当中,银保监会监督管理人员配置正式发布,P2P 平台至此开始被监管。业内也随即掀起爆雷潮。

  由于经济形势和市场格局的变化,随着国家逐步出台一系列针对 P2P 网贷平台的监管措施,近两年 P2P 行业已大不如前。P2P 赛道中的死亡公司遍布多个金融子行业,如消费金融、

  行业监管政策相继出台,政策收紧,问题平台资金链断裂,P2P 网贷行业频频爆雷,大批投资人血本无归俨然常态。行业准入门槛低、投资人跟平台信息不对称、平台风控不够严格、平台发布大量假标自融、大额借款项目逾期等,是 P2P 平台接连爆雷的主要原因。

  2019 年,全国已有九个省市对辖内网贷机构的 P2P 业务进行清退取缔。继深圳发布了网贷失信人名单后,北京市朝阳互今协会通过对国家

  信息的调查,也陆续发布了朝阳区内第一批、第二批失联 P2P 网贷机构名单,“ 黑名单 ” 包括钱的 N 次方、启利网、速可贷、互联贷等平台,引发众人关注。2019 年 11 月 27 日,一份关于 P2P 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文件出台,更是在下达最后通牒。在国家监管决定整改清退 P2P 以来,首先清退 “ 小而美 ” 的平台。

  2020 年,一场新冠疫情不期而至,暴涨的贷款逾期率与直线下降的资金端,让不少仍在坚守网贷的大平台

  动性出现紧张甚至断裂。动辄上亿的资金缺口,即使平台背景雄厚,股东也不可能随便垫资解决。据《棱镜》不完全统计,2020 年 1 月已经有湖南、重庆、山西等 9 个省市通报,辖内未有一家 P2P 平台通过验收,也意味着 P2P 行业已经进入清盘倒计时。

  为了吸引出借人,P2P 平台年化率在 10% 以上实属常见。给与出借人的高额预期收益需要靠放贷利息支撑,不断提高利息成了这类平台的特点,需要用新出借人的来进行支付。

  这种 “ 拆东墙补西墙 ” 的模式,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需要筹集的资金会越来越庞大。因此,如果没有做好严格的风控把关,泡沫破灭后,大多数 P2P 平台都会因暴涨的贷款逾期率和巨大的资金缺口面临爆雷风险。

  据企查查上所有注销 / 吊销企业存活时间统计,互联网金融企业平均存活时间仅 19 个月。也就是说,你所关注、投资或创办的互金企业,一年半的时间就面临倒闭的境况。

  随着 P2P 的违规越来越明显,进入 2020 年开始,网贷清退从未间隔,每天都有 P2P 平台被查,截止到 7 月 3 日共查处了 348 家,其中多个城市采取全面取缔,北上广虽不能全面清退,但能够减少 P2P 的风险,防止 P2P

  拿着出借人的钱进行跑路。P2P 监管加严,目前全面取缔的城市有山西、内蒙古、河南、河北、吉林、甘肃、黑龙江、重庆、山东、大连、湖北、湖南、浙江、辽宁(排名不分先后)等地,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正在减少风险,化解矛盾的产生,监管对于 P2P 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对猎云网()表示,经过整治,不规范的平台将会被淘汰出局,甚至被依法追责。整体而言,投资人在进行投资时,仍需谨慎。

  投资人要提升自己的维权意识和维权能力,要敢于主张权利。如果遇有网贷平台及相关责任人侵犯自身权益的情况,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自己的权益。对于构成犯罪的情况,要注意留存证据,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向监管部门依法进行举报。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由程序自动采集于互联网,无人工干预,只作交流和学习使用,本站不储存任何资源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qq邮箱798244092@qq.com立刻删除,谢谢!

支持Ctrl+Enter提交

测评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多多资源网 Themes by 多多资源网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留言建议| 网站管理